台灣地下棒球賭盤的歷史演進~

台灣地下棒球賭盤的歷史演進~

隨著台灣運勤彩務正式發行,不管檯面上官方的北富銀或是傳統地下賭盤,勢必都將興起彩迷對職業運動下注的風潮,而隨著王建民的優越演出,越來越多的人關注美國職棒MLB,除了關心「中華洋基隊」(愛國球迷對MLB美聯洋基隊的瞪稱)的戰績外,更關心自己的口袋有無受到影響。

台灣棒球地下賭盤的歷史演進




隨著台灣運勤彩務正式發行,不管檯面上官方的北富銀或是傳統地下賭盤,勢必都將興起彩迷對職業運動下注的風潮,而隨著王建民的優越演出,越來越多的人關注美國職棒MLB,除了關心「中華洋基隊」(愛國球迷對MLB美聯洋基隊的瞪稱)的戰績外,更關心自己的口袋有無受到影響。

其實,賭棒球的輸贏,在台灣,早在金龍少棒與巨人少棒對決時,抑或美和VS.華興,已經流行在中南部的鄉裡間,早期沒有行動電話,要下注的人必須到棒球場附近找門路,若是下大注的中變戶(比較大卡的),則會在前晚與有關人士敲定遊戲規則與盤口。

民國五十九年的台中金龍少棒第二代(以楊清瑞奧江仲豪信為首),被嘉義七虎隊(以許金木和盧瑞國首)楊福興的再見全壘打擊敗,不僅台中金龍少棒隊失去代表權,更多的中部鄉親,差點輸得家破人亡,當晚跑路者估計至少五千人(筆者猜的)可能比九二一大地震的中部受災戶還多。

筆者的遠房親戚張伯伯,談起民國五十九年的全國少棒錦標賽,真正是「天就黑一半」,可以說是他老人家,人生最黑暗的一年,該系列賽總共輸了五萬元新台幣,這樣講或許比較沒感覺,當年台中棒球場附近的透天厝,一戶是十萬台幣有找,可以想見當時的「盛況」,賭棒球是興趣,也是生活!



中華職棒開打後,就有人開始下注,初期因烏電視與電台的轉播較不固定,所以參與的人是屬於小眾市場,金額也不大,可說是小賭怡情,隨著電視台的場場直播,賭局有了變化,其實當年的媒體,有意無意都在暗示職棒賭局戰況,只有主管單位不當一回事,後來果然也是必然地發生了一些「事」。

當時,專業的球迷看著某電視台每星期六、日都在轉播美國職棒,某些具有「國際視野」的職棒組頭乾脆試著開起賭盤看看市場反應,當然是開盤口1給大家小玩,但當時不要說無線上網,甚至連組頭與專業球友,都還是用B.B.CALL單向聯緊,當時玩美國職棒幾乎都是靠第六感下注,或是只聽過道奇或勇士隊,就下注在這兩隊,說也奇怪,有些球友一整年只玩這兩隊,竟賺得比下注中華職棒還多。

當年有幾家平面媒體如大成報、民生報、民眾日報等,已經嗅出職業球迷的這個需求,每天將先發投手與球隊戰況做大篇幅報導,唯一的缺點,是不夠及時,因為美職的賽程遍布美國各地,加上美東與美西的時差,從台灣半夜一點至早上十點陸續開打,最後一場幾乎在台灣時間下午一點半才結束,因此,台灣球迷必須很有耐性與堅忍的精神,神經緊繃地等賽事結果陸續出爐。

現在,球友賭美國職棒在國內已經是非常熱絡的地下經濟活動,美國職棒一天有十五場賽事,除了少數在台灣時間星期二與星期五會有移動日,場次稍微減少,球友可以說從四月賭到十月,明星賽照樣賭,下注的”戰績”壓力不比王建民小,某些專業球友白天賭美國職棒,晚上下注中華職棒,偶而插花日本職棒,只要有轉播:電視天天播,台灣球友就天天賭。